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象风一样自由,想走就走,想留就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  

2008-11-13 00:18:45|  分类: 旅游风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08年9月26日 周三 坝上 大睛

小秘B很早就站房门前,问老大今天有没有鸡蛋黄看啊?现在已经习惯早起早睡,就是没看到。

我说应该有吧,都这么多天了一直没看到完整的日出日落。遗憾总是会充满整个采风过程的,不然也不会有人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出来采风。我心底是多么盼望能拍到漂亮的光影,哪怕每天就一张。

早点依然是面条,小秘A主动地帮大家往小碗里装,大家边吃边笑我昨天的贪吃和霸道。今儿我们吃早点比较早,很多朋友都游荡在我们旁边,追问店员为什么我们有面条而他们只有馒头,这店员也够绝顶聪明的,一急,就甩出一句:那是病号餐,他们感冒了!

我们楞是没把面条给喷出来,一时半刻说不出话。肥通马上对他们说,是啊,他发烧了,他流鼻涕了,他拉肚子了,我脚扭了。大家嗯嗯嗯不住点头,生怕他们抢走我们的面条似的。场面尴尬而滑稽。

营地门前遇到老高,我说老高,今儿我们去哪?老高抬头观天,有点算命先生那种夜观星相的姿态,然后很认真地对我说:老苏,今儿冷,没风,没云,公主湖拍倒影,你看中不中?那股严肃劲儿让我不敢笑,嗯,中,我点头递烟,那我们先走啦,回头见老高。

依然披星带月地在陌生而熟悉的公路上跑,接着拐进一些坑坑洼洼的沙泥路。旅行者一般是晓行夜宿,我们常常是晓宿夜行,宁静,刺激,亢奋,还有寒冷,每天早上出车都紧紧包围着我们。今天我换了位置,坐后排中间,心想任你破吉普怎么颠,好歹左右都是肉,蹭暖容易。

太阳没出来之前,车子停进了公主湖的收费围栏内,粗略数了一下,200只脚架左右。一弯曲的小湖,对面岸错落地造了三两间小小房子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童话故事的那种小屋。其场景非常非常熟悉,因为老高不只一次让我看过他拍的片子,就是这儿。

天气是寒冷的,老高说今儿有零下4、5度左右,没有风,湖面静如镜。细看湖面淡淡地泛着白雾,薄如轻纱,那是水面冷暖交汇水汽凝结形成的雾,因为没有风,所以就如纱一样在湖面轻舞。我眯上眼盯了一会儿,色温相差太远,不好拍,放弃。

此时太阳估计很快就要出来,早到的摄影家们把武器架好,对着估计的方向调整构图。很多人都不哼声,场面静得有点,有点过份。偶尔走单的人,揣着机子沿湖边乱窜,站哪都觉得不对劲。某些缺乏经验和信心的人就是这样,太阳没出来心里没底,太阳出来了又慌,沉不住气,比较难抓到好片子。

但,气氛也相当的沉闷,我和肥通点了根烟。我说,估计今儿不是来看日出的,这地势不象有鸡蛋黄跳出来的样子,老高的片子我看过,真不明白乍这么金黄,你说会不会是老高不懂PS乱改的?话没说完,只觉身边的人突然一阵骚动,扭头一看,阳光!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一下子,平角光,侧顺方向打在面前的景色,色彩变化天翻地覆。)

来不及惊叹,仿如掉进童话世界,金灿灿的辉煌,在没来得想思考的瞬间,扑面而来。我,仿如贪财的地主,吃嘴里的抓碗里的还盯盘里的,紧张和迅速地调整数据按下快门,同时又如特警般四处张望,生怕丢掉美景,哪怕是一丁点一丁点,因为大家都知道,这日出的灿烂,也只有那么一丁点。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侧逆光,叶子透透的,场面在还没褪却的轻雾中,显得格外冷静)

镜头转左,其实是沿湖边向左跑了好几步,塞进人堆,侧逆光拍这湖景。刚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,只是当时没有阳光,暗部细节表现不出来。湖面上的雾正迅速散去,那仅有的一层轻纱,在接下快门后便消失了。湖面一样的宁静如镜,对岸一样的清幽,与这厢激动的人群相对,真的如世外高人般冷静。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觉得右边的斜向上对称和左下角的小船挺有意思。不过这时主要的任务是躲避人群,人闪到树后那一刻得才拍)

可以说,是刹那间,把公主湖变得象童话一样的美。

在日出前,这儿很幽静,也挺美。但出太阳那一刻,可以说,是让人窒息的!

之前,我不相信公主湖有这么浓厚的色彩。现在,事实胜于雄辩。写到这儿,我突然想起刚才给一不争气的徒弟看坝上的照片时,他居然说蓝天蓝得这么假PS得好过份,我可是很多年前去过坝上的。当时听了心里直吐血,发誓不会再教这人摄影。当然,这是题外话了,在亲身体验公主湖日出气氛之前,我的确怀疑过老高拍的照片有过度PS的成份。也难怪,某些PS高手,把坝上PS得象仙景一样……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这边的太阳光还没填满,所以湖面上依然漫着清纱。俺家领导说特别喜欢这里的气氛。)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转身回来,想再抢两张,突见对岸有人,为了忽略,特拉出一个大广角。)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此人久久不离开,权当他是布景来点缀,照拍无误。)

短短几分钟,色彩变化万千,抓不住就没机会了。此时对岸突然冒出个人影,估计是刚才没日出时等得慌了,独自绕湖过了对岸。现在阳光突起,他无法纵身返回,只能突兀地闯进大家的镜头,野蛮地拍些小景和近镜。任凭这边响起多种语系请他离开,普通话、广州话、四川话、湖南话……更夹有乡音的英文也叫起阵来,他却似闲庭信步,如泰山般镇静地背向着我们。

我是很理解他的无奈的,所以我也无奈地转身放弃再拍这儿。转身看到身后的湖面已经洒有阳光,嗯,来个特别点的竖构图吧。也来不及支脚架,屏住呼吸,构图,按快门。

这时听到数米外有人在喊,让我离开好让他取景。我知道那位“摄影家”是看到我转身下蹲后跟我转变阵型的,当时又一阵郁闷。某些“摄影家”真是近乎白痴,你在取景时他可以若无其事地跑进你的镜头,或者在你专心构图时可以后来居上地喊你让开。还有一些是看到别人向一个方向取景,就一窝蜂似地奔去那个方向抢位置……这些天我都遇到这样高分低能的人,所以借了聋耳陈只耳(广州方言,意思是装聋),拍满意了,才站起来离开。

 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偏光镜下,一湖蔚蓝,真是很喜欢这种色调。)

的确,每次日出日落,最漂亮的时间段,就只有那么几分钟。紧张地拼杀后,轻松的人像照片就开始了。我一举手,小秘B已经闪到镜头前,用他的原话说,几天来的锻炼,他现在已经是很专业的模特。镜头前不紧张,不造作,领会力强,很容易就能拍好照片。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侧光,舒服,拍多了,人就自然放松。)

肥通的新外套就穿在身上,这些天我们都在笑。小秘A为这次旅行买的新手套没用一次,就肥通抢了,因为拍片时双手露在外面太冷,我觉得这个借口也无懈可击。肥通为这次旅行买的新外套被小秘B占了,因为他没带厚的衣服而肥通还有一件羽绒,这个借口也顺理成章。而肥通征用我的旅行箱,小秘A征用我的腰包,也是为大局着想了,谁叫某人装备多呢?嘿嘿,那我有小秘A帮忙抬脚架收拾行理也是理所当然的,小秘B帮肥通背包抬脚架也是活该的,哈哈哈,一想到这儿我又大笑。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肥通说要显示他是摄影家,所以手中要有道具。拍多了就懂得,侧光时轻侧身体来受光,不错。)

这次肥通的照片拍不少,回来一个月了他还没调整完。当时说把他的人像传给他就行了,不用我调整,我心里一阵感动,肥通是我的福星啊,要不是他在北京就扭了脚,现在可能还会天天背我呢,哈哈哈。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我也拍一张,傻傻地笑,不过好象对焦有点糊了,可惜哦。) 

奇怪我的小秘A呢?原来他帮我架好脚架后就上车睡了。贪吃贪睡不干活,不可教也。要不是这儿太美了,真不想把他叫醒出来拍人像。可他又是一个动作特别多的模特,不拍他,于心不忍哦。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我说来个开心点的样子,结果就是差点摔下湖了,真有意思。)

我觉得这儿更适合拍婚纱照,碧蓝且安静的湖面,倒映出童话似的背景,象是暗示将来美好的生活会象神仙一样(欲仙欲某某?)。和暖的朝阳打在身上,勾划出动人的线条,更托出娇嫩的皮肤,一切都显得那么明媚,只可惜我们身边就四条肉狼,有点糟蹋了这美景。 

光影掠后,人如潮水,随着太阳的升起,退却。我们在门口付费后(25元/人),颠簸在往盘龙峡谷的乱坡小路中。听闻那儿自从某个大型古装电视剧取景后使立起来收费了,不知道真假。反正上午时间闲得要命,去消费消费也无所谓。

我闲着眼睛在两堆肉夹着的后座中打瞌睡,肥通每到预计有大颠簸的位置前总会撞醒我,而每次都不准,可能是开车的师傅听到他一喊老苏小心啦,他自己也小心慢开起来。反倒是他没喊时,车子就会猛地掉进坑里而后激烈反弹上来,我的屁股也因此狠狠地压撞脱位的尾龙骨,哎,那个痛啊,眼泪都出来了。罢了罢了,我们唱歌吧,不能再睡下去,痛多几次恐怕我下午起不来了。于是每见大坑我就叉手提腚,笑得肥通和小秘A弯了腰。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 

(路景,在车上瞅到,盘蛇般的水道有点意思。让师傅把车开到那个位置,卡擦,记录一张。)

到了景区,票到手,20元/人,一看票,我就有点激动。一来,终于到一个正规收费的“景点”了,是走正道“上头”批下来的,再贵也是明白消费。二来,是看到票上印着的风景,就一堆垃圾。我说咱别指望拍到什么片子了,交多50元,把车子开进去,保存体力最为重要。

车子很快奔进峡谷,的确没什么吸引的,权当逛公园,在游人不多的地方边走边聊还是挺好自由的。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爬上破陋的观景架子,拍下一张景区引以为豪的景点:盘龙大峡谷。一点都不象峡谷!)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小秘B峡谷前留影,这些天他的自然动作就是叉开双腿,我也懒得去纠正。)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往峡谷里走,便只能步行,小秘A沿水边玩,似乎有所收获。匆忙中卡片机抓一张。)

 此行4人,有3位没玩过雪。小秘A在车里曾问我,今天也是0度以下,会不会有雪和冰啊?我说雪就没有了,冰估计有浅水的地方会结。进峡谷后小秘A就老沿水道走,终于捡到一块玻璃状的东西,大声喊:冰啊!

接下来有不少浅水的坑洼,上面都结有一层结实的冰。小秘A象小孩子一样用棍子揣啊揣,乐死我们旁边的人了。小秘B也凑热闹说,老大我们什么时候去玩雪啊?玩玩玩,回家要挣钱啦,没钱就玩冰箱啦,哈哈哈。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玩冰舍不得走,我说红军战士,我们要继续长征了。于是又有一个红军过草地的造型。)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峡谷里小溪流水,这里侧逆光拍天空还是蓝的,不错吧?)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侧顺光抓一张,安静的画面,蓝天白树金叶子。)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(踩在掉落的金黄叶子的小路上,听着脚下发出的叶子的声音,也是一种享受。)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红军说累了,流氓似地原地就坐。我特别喜欢这种回归的性情,自由,舒服。)

 ====================

中午无语,整顿后下午向东沟出发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 

下午出发的时间有点早,去东沟的路上随意喊了停,下车本来是想拍点小肥羊的,结果拍了老肥猪。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逆光拍人像,掌握得好,很有味道。这张是坝上行最MAN最COOL的一张个人照片。)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小秘A的写真,我喜欢这张,风景有所交待,人物表情自信,曝光到位,嘿嘿,可惜不能收钱,哈哈哈)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远处有牧民在赶马,把车喊停,冲下车疯狂地追拍)

也是很偶然的机会,突然看到远处有一群牛,还看到有牧民在捍卫主权。得了,停车,冲下去,边跑边换调数据还边喊小秘们开脚架。

侧逆光拍牛群不好拍啊,但那亮丽的勾边又实在太吸引人!遮光罩在这里已经没什么用了,脱了帽子让小秘A帮我架在镜头斜上方挡住抢入镜头的来光,自己紧张地转方向,拉距离,构图,调整光圈快门,拍。

这牛群一点都不等人,我想能边吃边保持这么快的速度走的,只有牛可以做到了。三几分钟内,我们追了200多米,往往是支好脚架对好焦,按一两次快门就得跟着继续跑。当我们决定放弃追拍的时候,后面来的吉普车都停下了,大枪小炮的争先恐后地加入追拍行列。我收镜头时数了一下,追着远去的估计有20多位,呵呵,又是一群无主见的“摄影家”。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抓到这张,我还追拍什么,嘻嘻,够罗够罗。)

====================

很快,到了东沟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 

东沟有三几个山头,最里的山头下停着好些辆吉普,甚至有几辆大中巴,估计是摄影团的车了,这些天都能见到。我们的车就停在最近路边的这座山头下,显得孤零零的。我是不喜欢摄影时周围太多人的,加上那边有摄影团,还是远离好点。

这次的行程日期,从北京出发有好几个摄影团。广州的老庄就和他的朋友们在我们之前跟了这种团进坝上,正好是我们在北京的时候他们在坝上,而我们从长城进坝时他们则从坝上去长城,连碰面的机会都没有。广州另一位朋友老虎(女)在我们准备出发前两周嚷着非要跟来玩,她是一女同胞,我们四个男的也不方便,所以我也介绍她跟了北京的摄影团。我知道她现在坝上,不知道她是否在中巴那堆人中。

我还在山脚下抽烟,寻思会不会遇到老虎姐,就听到有人慢慢地经过我们的车,边走边大声地说电话,什么南方医院啊什么我不在广州啊,一听,天啊,白天不要说人晚上不要讲鬼,说曹操,曹操到。

很惊喜地寒暄了几句,老虎姐就跟着我上了小山头。这山头不高,却已经站了不少人,前前后后原来很多都是老虎姐那个摄影团的(赚死了这个团)。老虎姐军人家庭,作风凌厉,把手上的D80甩给我说你拍什么就帮我一样拍什么,接下来整个山头都只听到她一个人的声音。我是有点后悔相认了……

光影随着太阳落山,方程式地在变化,越晚,变化越大,心情越紧张。我站在山头目视构图,老虎姐就隔了几个位置大喊老苏你为什么不拍。我说我在思考。你看到什么想拍什么别偷偷自己拍了,要帮我也弄几张,让我回去有个交代。我说其实你跟的是摄影团,周围师傅很多,边拍边学习会更好。老虎姐说你才是大师(汗,最怕在同行面前听到这样的话),你帮我拍我就不用想了。

最恐怖就是帮老虎姐拍几张后,自己扎起马步瞄目镜时,她突然在旁边大喊老苏你在干什么!顿时,前后左右的人都停手不拍了,转身盯着我。老虎姐您别怪我,当时真的是很烦,很想一脚把您踢下山来着。我不该在您面前说坝上如何漂亮,甚至我有点罪恶感,觉得是我害了这个摄影团。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纯美,夕阳光把东沟照得象画儿一样。)

 按快门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的,特别是看到认为是个片子的时候,那种满足感,无法言表。我用老虎姐的相机拍了这张,立即换上自己的机子用同样的方式补回一张。浓烈的色彩压得我喘不过气,坝上的晚秋,在温暖的夕阳下,一片金黄。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一张很安静的片子,不想过多的评述,只想和大家坐下来欣赏。)

 很标准的构图,水平黄金分割,左下角黄金位点缀。太习惯的风格,改不掉的风格,总觉得需要突破什么,却很自然的一张又一张地拍下来。

色彩很美,浓而不烈,金黄中还透有生气的绿。很不明白为什么晚秋中的坝上草原,居然还有一些草和树坚持着绿,零下5到10度了,其他伙伴都相继黄下,呵呵,这份执着,真让人佩服。有如爱摄之人,总是起早摸黑的坚持,等待着那份未知的美。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肥通穿着羽绒,夕阳逆光,卡片机拍一张。)

 我一直觉得夕阳拍人像是最好的,所以忍不住拿卡片机出来,招呼肥通转过身来咔一张。风,还是挺劲的,大家的保暖装备统统都用上了。我刚想在这美好的影色下留下倩影,站肥通旁边的老虎姐就开始放高音喇叭了。我连忙应答说老虎姐你来,把帽子脱了,我帮你拍张人像,答应你这么多年,一直没帮你认真拍过。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卡片机顺手弄了一张,夕阳下,随便拍都那么好看。)

 侧逆光,蛮不错的效果,虽然是卡片机,哈哈,人物神态自然,背景风光明媚,不错的。拍完老虎姐突然说不行,刚才太突然了,头发很乱,得再来一张。

我想也是的,不用单反好象说不过去,嗯,那你站过来这边,侧光,拍张特别点的,准备好,笑。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很少用侧光拍女性,因为侧光很刚强,不过我觉得挺适合老虎姐的。)

 这张照片其实后期没处理过,当时色彩的确很浓,尼康的色彩还原真实,没办法。不过回来后两张照片对比了一下,觉得卡片机拍的人像自然点,老虎姐自己弄完头发后,神情就开始紧张了。我也没什么时间调整她的情绪,因为拍完后发现,眼前整片的景色和刚才完全变了模样!

于是,连自己的照片都没拍了,哎,后悔。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 

(山下孤清的我们的吉普车)

 草原被来往的车碾出好几道伤痕,这些文明人走过的路,便成了原生态草原沙化的开始。突然想到一幅很老的漫画,山里人把森林砍了换钱盖洋楼,原来一片林海换成了孤零山头的几座小楼。

我不知道坝上会不会这样,这些天我一直和坝上老高谈草原沙化的事,他说是放牧过度了。我觉得为什么会放牧过度呢?以前的牧民是游牧,去哪就住哪,现在有了房子,还能游多远?再说,这旅游带来的经济效益,远比放牧来得容易。人聚多了,草就给踩没了……

故而,我这几篇日志一直在叫大家不要再去坝上了,虽然这样很自私。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(发现有个小潭子,可惜太小了)

 难得的一潭子水,虽小,如果能靠在水边,倒影是一定不错的,可以用摄影人的眼睛看世界嘛,呵呵。可惜现在的夕阳正是最灿烂的时候,跑下山去拍,估计已经没光线了。

越是灿烂,光影对比越强烈,逆光有天空的话,整个画面就减色了,所以这个位置看上去很美,但不可以再拍天空。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(又跑进一位特别的摄影人,哎。)

 草原上回荡着共同的喊声:喂,请在山下的摄影家迅速离开,谢谢。声音此起彼落。这个经验告诉我们,要出位,也得穿件艳丽的衣服,黑沉沉的象个污点一样冲进大家的眼睛,心里的确不好受。况且,苦了山上的我们,山下的你也不见得快乐,地势这么低,拍草么?

依然是临危不动,死死地钉在那儿。如果有个600的长焦,俺就会拉近来帮这位烈士拍张特写,嘿嘿,然后摆上网,让大家见识见识。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这张风光独好,所谓美,在乎的是发现。)

 扭头不看主要风光,却发现身后的夕阳把树染红了。眯着眼睛看,俨然一幅水墨画,白色上面洒着金光,真舒服。为什么会有白色呢?又没下雪……噢,原来是沙子,是沙化的草原!

郁闷死了,居然拍了张沙化的风景,这种美透着一股凄凉。不行,还得转过身来看好东西。人么,虽然要面对困难,但如果可以选择,还是阳光式的鼓励更能让人进步。 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压低天空,色彩变得柔和。)

侧光让面前的景物变得非常非常有质感,油画似的。

这种色彩的渲染,与今天早上公主湖的变化是一样的,在日出日落之际,为美景披上一身浓装,突然间,艳得让人接受不了,我们看到的是真的吗?又一次的移形换影,夕阳把我们带到了另一个神秘的天堂,长长的投影告诉我,没多少时间按快门了。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又一台车闯入镜头,但此时,美得已不觉是车。)

 听说残红如血吗?我听过,却从未象现在这样感受过。

最后一抺的夕阳,最为浓烈。地面上已经看不到被拉长的投影,只看到还能被残红打到位置,有如刚从红色染缸捞出来似的,一片通红。

没有多一次的机会,按下快门,成影,回看,再构图时,面前的影像已消逝,热闹的光影瞬间撤退,干干净净的,象是从未来过。我怀着意犹未尽的情感,姗姗挪回车旁,靠,里面有两只猪在打呼噜! 

====================

一路谈论着美景和老虎姐,回到营地天已全黑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

吃饭前依旧是很忙,小秘们忙着点菜,我忙着倒照片进小本本。 重庆的野马过来拷贝我冬天坝上的杂志,说回家毒他老婆,好让他冬季能再来。哎,一不小心又害了几个好人。

饭后更忙,因为今天很冷,再也顾不上老板娘“善意”的忠告,让那什么“烟熏严重”见鬼去吧。我从营地后院抱了很多很多柴火,让小秘A在俺们房间壁炉里烧火取暖。

不一会儿,整间房子都暖呼呼地,门外吵着站了两人,肥通和小秘B,他们的壁炉也烧火了,烟熏得他们受不了,把所有窗户都打开了,跑了出来问我们怎么样?哈哈,是很熏,眼泪都掉下来了,呼吸很困难,但暖啊!

080926 秋荡坝上(4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房间楼下,暖暖的,但太熏了,我们都跑出房间喘气。)

 我们没打开窗户,因为针是没两头利的(广州方言,意思就是事物有利就有弊),我们要取暖,就得能忍这烟熏。怎么说今晚也暖和了,至少能熬两小时啊,哈哈哈,我和小秘A说,现在真有小时候回乡下的童趣,好玩极了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 

《SAMUEL'S DEATH 燃情岁月》

====================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1)| 评论(13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