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象风一样自由,想走就走,想留就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堕落的风光摄影师,不谈商不务政,只求风月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080927 秋荡坝上(5)  

2008-11-24 00:17:04|  分类: 旅游风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08年9月27日 周四 坝上 大睛

鉴于昨日面条吃饭的尴尬,今儿我们进餐的时间比别人都晚。一来是免其他营友看到俺们的面条,二来是因为今天去的是小红山。小红山在我印象当中是没什么好拍的,有日出的气氛但没有日出的景色。或者说,当年我来的时候,在小红山没有摄影的激情,不知道今天会乍样?

步别人的后尘,披星赶到景点附近,入口处挤满了车,长长的车龙在朦胧泛亮的晨曦下,显得有些烦躁。又是一个占地为王,点人数收钱的卡口,此树是我栽,此路是我开,各位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财。20元换了个良民证,车子驶上山腰便停下来,因为山腰以上已经停满了。

我们一行四人说说笑笑地挤到了二线位置,至高点已塞不下脚架,我们只好屈居二线哦。经过昨天绚丽色彩的熏陶,今天大家都显得比较沉稳,并没有那种灼热希望看到什么的情感。点根烟,望着远方日出的方向,此时,天空是深蓝深蓝的,山脉是墨黑墨黑的,天地间一条红彩带,由淡转浓,渐渐嚣张,变成大红,直烧天边。 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弯月犹在,晨曦已上,冷暖交战,实在动人。)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太阳一露面,什么都红了。不过好象我们都习惯了这种色彩,现在好象没有惊喜。)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缕缕的炊烟,飘荡在红瓦小村上,倾刻,被晨风吹得凋零。)

小红山是附近比较高的小山,估计是因为日出和日落时,这儿会被太阳打得通红,所以得名小红山。现在太阳出来了,身边都被染了一层红色,顺光向天空望去,蔚蓝,没有一点尘埃。为什么坝上的日出日落会有这样的色彩呢?我想可能是草原太宽阔,太阳刚起床和要下山时的平角光角度,非常非常小,越小,色彩便越浓。

我已经没什么心思拍风光了。小红山的日出气氛好,却没什么好拍的,山下的炊烟也凌乱,加上阳光打不到村子上,打到的时候已不是日出。相反,我觉得站在山头的群众好很玩。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象个市场,各种类型的脚架和相机,各种姿态的人物和神情。) 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 

(旁边稍低的山头,零星影者,点缀着蓝天下的小红山。)

我说不拍风景了,拍人像吧。顺光,蔚蓝天空作底,温暖山草作伴,人让在高处全面受光,色彩一定漂亮。拍片子时突然想到了件事,很多很多网友都抱着质疑的态度问老苏的片子是不是后期PS出来的成果,乍天这么蓝,乍色彩这么浓,乍……正确的用光,准确的白平衡,到位的测光,片子便会“比较”好看。要问,就问乍老苏这么好运气,能抓到想要的光影吧,呵呵。PS是要的,只能适度。

个个都拿肥通的机子作道具,说要装个胜利的摄影家模样。我拍起来也比较懒,支好脚架黄金分割,就让他们轮翻上去。故意向上拍,是为了感觉有点雄伟,男人嘛,谁会嫌弃伟岸形象?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除了改变大小和加边框,没有任何的色彩改动,拍摄数据掌握准,省去很多后期制作的精力和时间。)

回来后在三人的照片里挑了肥通的,为啥?因为肥通站在相机旁边,比较象一个摄影者。 有朋友说,摄影人和相机是有微妙联系的,正如俗话“穿起龙袍也不象太子”,是因为根本没有那种气质。机子摸多了,片子看多了,就会有一种摄影人特有的气质,装是装不出来的。

小秘A和B在同样的位置拍了照片,看起来没有那种神韵,哈哈,还是别毁他们的光辉形象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小红山拍日出,数日来最短的时间内,结束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 

我们是比较晚的时间上小红山的,却是比较早的时间下山。摄影也要讲心情,心不在,还不如离开。

于是我们慢悠悠地坐在车里,又开始高谈阔论了。说啊笑啊玩啊,这样的日子在城市里越来越少了,所以越是出来久了,就会玩得越疯,就算是挤在车里蹭暖,也会为抢零食之类的小事疯好阵子。打打闹闹的,突然看到小路旁有一林子,哈哈,下车方便去罗。 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林子四处无人,嘿嘿。斜斜的阳光穿过树叶打在地上,洒下真正的金秋色彩。)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 

(摆拍,难为肥通了,这个姿势站久了还挺费劲的。)

本来闲着没事,看到肥通很认真地在取景,我跑近调整数据准备拍,他就站起来了。别动别动,这个位置挺不错的,你还是继续装着在拍。哦不行,没光,你转来身来,对,这样……呵呵,本来是抓拍的,变成了真正的摆拍。镜头下,蓝天黄叶肥通蛮好看的,实质上,为了光影的效果,肥通现在的镜头对着只是堆垃圾,哈哈哈。

其他人争相抢肥通的机子作道具,管他摆拍抓拍,能出好片子回去张扬在亲友面前才是硬道理。不过在选照片贴出来时还是把其他两位给省下来了,原因如上,不象太子,造假成份严重哦。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今天帮肥通拍了不少片子,所以他乐得,连头发都竖起来了,YEAH~~) 

闲着没事,让开车的师傅往深山里钻。所谓深山,其实就是拐过几片林子,路越走越窄的地方。

这些天我们见到很多原来长草的地方,都只剩下草根,完全没有风吹草低见牛原的味道。前几年听说坝上的草是全国最高的草,长得旺的地方会超过1米,而我第一次来的时候是冬天所以没见着,这次深秋来也没看到,偶见有些大片的草地里,有一卷一卷的象只成年牛大小的草卷,问当地人那是干什么的,回答是现在的草都剪了,过冬用的。

转出了林子, 路变得更颠簸和窄小,这时我们看到前面有一片没有被剪去的草坪,大概有两个足球场般大小。哈哈,那儿的面积估计是太小了(相对草原来讲),而且进来的路也太崎岖,没人进来剪所以秋草依然茂盛。我跳下车兴奋地喊,大家快来看啊,真有1米高,我没骗你们吧!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虽然大部份都凋零,但观此一斑足可见全豹,坝上的草原果然很高。)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少不了的人像照片,小秘A钻进草丛,哪止齐腰高哦。)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逆光来一张,为了人像课准备的,也好让大家回去后理直气壮地说:我来过草原。)

 再往里走就没路了,车子停在一片杂林里。

我们发现有一种树上长满了鲜红的果子,问司机师傅叫啥名字,但问了几次,才发现自己的普通话听力非常有限,次次听到的名字都不同,三鲜果,山鲜果,山生果?反正就是什么果吧,问他这果子能吃吗?也听不清他说可以还是不可以,问一句他回答了很多。嘴是馋的,见师傅没摘下来吃,我们也不敢随便偿试,拿镜头拍就是了。

树上没叶子,红通通的果子被太阳一晒,晶莹剔透,诱人哦。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围着最大的一棵果子树拍几张,不知道有没有专家能告诉我这是啥植物?)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后来又转到了一个很小很小的村庄,踩着马粪拍了几张围栏,哈,撤退。)

有点象逛公园,这儿瞅瞅,那儿瞄瞄,漫无目的。司机师傅说这儿都是小红山范围,问我们想去哪。我们也没想去哪,随便逛逛贝,眼见有些肚子饿了,还是回营地吃饭去吧。

于是车子绕到小红山背后开始返程,路上见到一大片的田地,地面上郁郁葱葱地居然还有绿叶,师傅说这是红萝卜,坝上的特产是土豆与红萝卜。什么,是吗?哈,下车看看吧。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在地里的家马很奇怪的扭头,看我们这群“乡下人”兴高采烈地参观红萝卜地。)

师傅走进田里随手拔出一根红萝卜,双手搓两下就咬起来。我说这地是你的?回答是不认识的,随便吃吧,多着呢,人家不会说俺们的。在师傅热情的煽动下,我们纷纷走进田里,轻易地拔起萝卜,学着师傅的样子搓两下就往嘴里送。哗,真爽甜!

从来没吃过这么新鲜的萝卜,要在家里买的,绝不敢这样吃。要知道这萝卜经过多长时间才被批发商收集齐了,堆上大货车长途跋涉,然后二次分配,再运输,再批到小商户手中,才轮落到俺们手上。师傅见我们吃得高兴,还从车里变出一瓶清水,帮我们洗干净泥土。这下子吃起来更爽了。

吃到甜头后,大家的贼胆就壮起来了,再次冲进田里乱拔一通。我说山贼们,留下你们的犯罪证据,操起相机就把作案经过一一记录。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小秘A举着手中的赃物,乐得小孩子似的。)

胡闹完了,返程。大家拿着战斗果实在车上猛啃,小秘A吃了3个,小秘B和肥通2个,我干净地消灭掉一个后开始为难了,因为另一个吃不下,又不太好意思扔,毕竟是劳动人民的血汗。于是慢慢嚼,心想顶多午饭不吃了,也不能浪费国家的财富。

快到营地前十公里左右,我们进了村,进了老高家上网。肥通这次能来坝上玩,主要是承诺了每天都交功课回公司,所以每天晚上大家酣睡时他还工作在电脑前,而每天中午他都来这村唯一的网吧上传和下载工作文件。坝上老高说不要去网吧,所以我们改上他家了。

很快肥通就结束了上传下载任务,当我们返回车子时,看到小秘A已经雷声大作。吃饱了萝卜,暖暖的太阳晒着,睡得象死猪一样。我见他嘴还不时在动,就故意把吃剩的萝卜倒放在他嘴边,侯准机会让他尝尝新鲜叶子的味道。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让小秘B拿卡片机拍一张,历史的见证。)  

我们笑声太大了,才刚开始吃叶子的小秘A朦胧中醒来,搓着眼睛问我们笑什么,我们就一个劲地笑。这次旅行太有意思了,还没试过这么童真地作弄同伴呢。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中午还是吃了饭,睡了觉,非常有精神地在下午出发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下午又回到小红山,就是上午吃萝卜的地方附近。当时觉得光线方向不太好,如果光线角度反过来就比较适合拍点片子,所以下午司机师傅二话不说就带我们来了。同行的还有一台西安来的车子,他们不知道可以去哪,中午听了我的推荐,就跟我们走了。

走在至高的山腰间 ,我们把车停了下来。近日来坝上天气越来越晴,今天中午的太阳也是有史以来最辣的,在车里晒得直出汗。我们出门前都穿三条裤子,紧紧的保暖长裤严实地抱着双腿,一出汗,那种难受劲无法形容。我强烈建议大家脱掉,本着先人后已的思想,我让他们以车为掩体先行解决,轮到我时,后面的车跟上来了,车里下来两男两女,缓缓向我们走来。

吉普车2020内里的空间本来就不大,肥通他们在车外喊快点啦老苏,有女同志靠近了,别耍流氓啊。这一急,手忙脚乱地,当时已脱一半了,心想憋着难受,干脆全卸掉,保暖内衣也卸了,没时间再褪一件穿上,只穿外面的裤子得了。在女同胞接近车门的最后一刹那,我潇洒地走出车子,嘿嘿,一身轻松。

走,上去瞧瞧。

肥通他们说上面没什么东西好看的,所以最后就我孤零一个坐在上面,享受着温暖的太阳,以及寒冷的秋风,一望无际的田野,大侠般的情绪,楞是没能扔出诗句,哎,读书太少了。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有些感受拍不出来也说不出来,正如当时在山上看到这一片蓝天下的田野。)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蹲在山头看野草,金黄金黄的。逆光,让枯黄显得充满生机。摄影的力量真伟大!)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 

(吉普车一辆一辆使来,都停在我们的车旁。)

站在山下的人或许不明白,我为什么蹲在山头久久不离去。在这个高度,我感觉很自由,心旷神怡。连日的冷让我总躲着风口,今天终于觉得自己“适应”了,人在高处吹着风,很是自豪。

山下的肥通大声喊我下来,狠狠地说,一会儿着凉你就知错!呵呵,就让我潇洒一下嘛,我嬉皮笑脸地飘下山,手一挥,继续前进。 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又到了一个小平原,下车乱按几张垃圾片。)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抬头见白云被风吹得挺漂亮的。)

下午,我们转站了很多地方,都是边走边拍。更好玩的是,这段路坑洼不平,还严重沙化,车子奔过,后面扬起一大股沙尘,西安跟来的车子在屁股后面熏得不见天日,只能越跟越远。我们在车里大叫开快一点开快一点,好让车后的尘土强烈地飞扬……真不知道是什么叛逆心态,哈哈哈,一群坏蛋。

终于,在一大片稻田边停下来。这儿色彩太浓烈了,阳光打在割剩的稻梗上,线条纯美。我招呼秘书们进去拍写真,侧顺光,姿态随便摆。耍了一会儿,后面的西安车才跟上来,男男女女都下车跟着狂拍,我瞅他们一伙是绝对的业余摄影爱好者,这么强的光打下来还戴帽子,于心不忍,大声地对我们的人喊:我们脱帽子拍合照啦。还怕他们听不懂,自己边甩帽子边向他们的方向喊,帽子投影人脸黑哦!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草原稻田上,四只猪。)

我说我们咬根稻草吧,证明这张照片不是PS上去的,也证明我们很有内含(内涵)。大家嘻嘻哈哈地拾起道具,至于叼的样子真是各异了,干草什么味道都没有,不象红萝卜那么可口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磨磨蹭蹭地,终于在鹰窝沟站稳了身影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   

黄昏时分,挪到了鹰窝沟附近,乌云密布。

踏进鹰窝沟路界后遇到了老高,老高是位非常能侃的当地摄导,观云辨光在坝上数一数二。他说今天估计没有鸡蛋黄了,云这般厚度,鹰窝沟上去意义不大。我急忙抢过话题,老高啊,希望就在我们脚下,既然来了,上去聊聊天吧,没鸡蛋黄也指望出点光影嘛。

到了一处象悬崖的地方停下了车,已占据有利地形的人数不是很多,十台不到的吉普车而已。当然草原没有真正意义的悬崖,我们所在位置是面向西的一处山坡,坡位较陡,前面平原面积很大,如果有适当的光,不失为摄影佳景。

 眼前光影不理想,白苍苍的漫反射光罩前景。我们漫不经心地随便找个位置支好脚架,便转身和老高胡扯起来。从机子到镜头,又从景点到旅游服务,瞎聊,不知不觉,突然觉得起风了,身子闪了一下,坏事!

这些日子在保暖行为上我都非常谨慎,中午许是让胜利冲晕了头脑,一直只穿两件单衣。聊天中忽略了天气的变化,鹰窝沟的温度突然瞬降,随着寒风涉骨,我知道已经中招了。急忙冲回车里补穿衣裤,等重新着装出来时,两行鼻涕已不由我控制了。

也因为是突然刮起了风,把云和雾都吹散了,鹰窝沟在朦胧中露出了秀色。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连日来,已经习惯了日出日落时的光彩,所以并未被惊震。)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  (最喜欢的,是那远方的透,一层一层的,延绵不断,比看到鸡蛋黄还舒服。) 

树和草都黄中带红的。这张照片回来后送去做18寸水晶板画,广告公司的人打电话过来问为什么不让他们帮我改照片,说这照片的黄偏色了,金秋的黄不是这样的,当时我都笑晕了,说真的不要帮我改,这就是我看到的,改了就不真了。

抓了两张,见只有光没有太阳,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。回头看背后,靠,居然比前面还红!厚厚的云没有尽散,坡上的树又一次大染色。我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发烧了,怎么三几分钟光景,身处的地方又玩变身? 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莫名地,就有一种感觉,这种红很悲壮。)

因为扭过头来拍后面的树,老高就在后面的车里看我们拍片子,见我举机向他的方向,就问,老苏是不是帮我拍人像啊,你答应过帮我拍张好片的。哈哈,如雷灌耳,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,来坝上这么多天,和老高相遇不少次,却没抓住机会帮他拍一张,惭愧啊。

匆忙间顾不上换镜头了,迅速调整了些数据,我说老高你站好罗。谁知道老高见的世面也太广了,他说站着拍不自然,我走台你抓吧。还没反应他就退后几步往前走了CAT WALK。我那个紧张啊,大爷,现在什么光影,我拍风光的镜头在这么暗的光影下你走台?

第一轮走台大概就二十来步,没抓好。我也不能浪费老高表情,所以回喊,老高太棒了,再来一次!于是大家嘻嘻哈哈地看着老高二次走台,我也紧张中按下了一张。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不负所望,差点英名就丧在这个瞬间了,一个字:险。)

受老高走台的启发,旁边的小秘A向我招招手。我明白他的意思,个人写真又要开始了。拍一张,小秘A换一个姿势,接二连三,他动作就是多,佩服佩服。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明星小秘A,选了这张贴上来,一展风华。)

这边玩了几张人像,转身看,平原前面的色彩也变红了。这时候风越来越大,把面前的雾吹跑了许多,能见度越来越好,可是夜色也越来越近。

想起了一句话: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在坝上的日子,天天都验证着。 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不说话了,拍完这样我便收起脚架,因为光影变化太快了。)

天空越来越清晰,在地面完全暗下来时,天空却变得晴朗。隐约中看到了快要掉下山的太阳的模样,轮廓不完整,也总看是看到真正意义上的日落,有太阳,有彩霞,有天空,有地平线。

手持拍片,大风,速度不能太慢,所以有点影响成像质素。不过也没办法,当时觉得头痛,站在风中整个人都不舒服,老想往车里钻,但回头看到天空这么清透又忍不住举拍。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真是几度夕阳红,来草原已经几度了。)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风越大,天空越透,温度越低,这是当天最后一张照片。)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今天的摄影任务胜利完成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 

钻进车里我使劲地打哆嗦,人迷迷糊糊地,很冷,很头痛。肥通和小秘A把我夹在中间,使劲地挤着我,让我身体暖和一些。这几位朋友都是菩萨心肠刀子嘴,一路上没少骂我,数落我中午不听话,逞英雄,要风度不要温度……后面的话我没记住,因为睡着了。

 用肥通的话,我在营地里象个死狗似地耷拉着脑袋。老高飘到我身边问我,在草原喝过酒没有?我说没有。喝不?不喝,我们都不善酒,来可乐吧。老高说,来草原怎么可以不喝,二话没话就拿了瓶小酒往我手里死塞。我说我发烧呢。发烧怕啥,喝了身子一热就没事了。

热情难却啊,虽然是小瓶,我们还是四人平分了。现在怎么也想不起那酒是啥味道,老高的话也许有点道理,不就是着凉了吗?喝酒有助于活血哦,说不准真有效。在喝酒时眯着眼看到营地有位壮汉到处和朋友说话,就穿着一件单衣,还是布扣那种,上面大大地敞开着领口,中间部份又被肚子顶开一些。我说我是不是眼花了,现在零下7度8度,乍就有人穿这么少,我穿冲锋衣还打寒颤呢!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无精打彩地举起手中的套马轩,味道好不好,谁喝谁知道。)

吃饭的时候我还在盘算明天去哪儿拍片子,肥通严肃地说,老苏不要拍了,明天我们包车走。包车贵哦,明天我还想拍点东西,来一趟坝上不容易,我想我是能坚持的。无奈,三比一,拍板明天早上包车回北京,他们武力镇压,我只好屈服了,毕竟现在手软脚软的,没力气跟他们理论,招手叫老板帮我们安排明天的车算了。

营地的热水一直都供应不上来,今晚又发烧,所以我们四人特地偷偷地去“抢”热水壶。大厅的水壶没水,我们拎着进厨房,死缠烂打地让小服务生帮我们烧水加水。弹药充足后,进房间粗粗热了脸,就倒头睡觉了。

080927 秋荡坝上(5) - 逍遥老苏 - 握紧老苏手,逍遥天下走

(设备还是挺原始的,物资供应毕竟和需求有点距离。)

第二天起床时全身都酸痛,用中医的话,是骨火上升了。在车里睡了足足一天,傍晚时份才到了北京,正式结束了这次的秋荡坝上。能回到北京后身体迅速恢复,还真的要感谢三位同伴的坚持,以及在路上的悉心照顾,不然,后面的几天,就拍不到北京新奥运场馆的夜色了。嘿嘿嘿,因祸得福哦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2008年9月,秋荡坝上全文完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《王者归来 之 Into the west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0)| 评论(10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